中共福建省委宣传部主管
福建日报报业集团主办
您所在的位置: 东南网泉州频道> 泉州民生> 城事要闻 > 正文

泉州多数医院输液人多 "53种不需要输液"清单引争议

qz.fjsen.com 2014-08-25 07:44:36 来源:东南早报 责任编辑:陈小妮    我来说两句

8月18日,安徽省卫计委下发《关于加强医疗机构静脉输液管理的通知》,公布了一份“53种不需要输液”的疾病清单,均为一些常见病、多发病。

一石激起千层浪。长期以来,国内医疗机构滥用“三菜一汤”(即抗生素、激素、维生素和输液)备受诟病。几年前,我国卫生部门曾公布一项数据:我国一年中人均输液8瓶,门诊输液率高达60%至70%,人均抗生素的使用量是国际水平的10倍左右,其中八成左右患者根本不需要使用带有抗生素的药物。因此,这份“不需要输液”的清单一出炉,就引发广泛关注,网络上各种声音更是层出不穷。有人拍手叫好,也有人担忧,认为不能用行政命令“一刀切”,应从疾病变化客观看待输液。

对于这份清单中的疾病,连日来,早报记者邀请了泉州市各大医院的医疗专家进行解读。大多数医生认为,这53种疾病的确不需要输液,但由于患者患病的轻重程度、个人体质不同、有没有合并症等,都需要临床医生综合考虑。

这份由地方政府发布的“通知”,为何会引起如此大的争议?究其原因,与这些年来静脉输液造成的“过度医疗”分不开。其实,对于一般的用药原则,世卫组织早有说法——“能吃药就不打针,能肌注就不输液”。要戒掉部分医生和患者都有的“输液成瘾症”,首先要建立起医患互信。

老少齐吊瓶 输液大厅人满为患

一位家长抱着孩子在室外输液

这几天,市民姜先生得了轻微感冒,由于上班事情太多,他想就近到诊所吊瓶。可一走进输液大厅,只见满屋子吵吵囔囔的,全是等吊瓶的人。感冒了就一定要吊瓶吗?其实,感冒发烧了就去吊瓶,已经成为很多人的习惯。

周末两天,早报记者走访了泉州市区一些医院的输液大厅,几乎每个地方都是人满为患。输液的人中,各种年龄的人都有,但最多的是小孩。对于安徽省卫计委公布的“53种不需要输液”的疾病清单,大部分患者或家属表示“没听说过”。其中一些患者,就是得了这53种疾病之一,正在通过输液治疗。

4龄童输液依赖 不输液就不退烧

“孩子发烧到39℃,刚吃药就吐出来,我们实在没办法,才带过来医院输液。”廖女士的儿子才出生61天,稚嫩的头上也扎着针头,略显憔悴的脸上还挂着泪痕。廖女士说,前两天儿子突然感冒发烧,刚开始只有38℃左右,她到诊所拿了药给他服,可是小孩一吃药就吐。前天下午体温升到39℃,初为人母的她吓得发慌,马上带儿子到医院就诊。

“我们也知道这么小的孩子打点滴不好,可是小孩不吃药,医院说打针的话只能打退烧药,效果不好,我们也没办法,只好给孩子打点滴,看能不能尽快好起来。”廖女士无奈地说。

“我儿子也是出生两三个月就发烧,到医院打点滴,后来每次发烧都得打点滴。到现在,一感冒没打点滴就没办法退烧,吃药根本没用。”在廖女士旁边,抱着儿子输液的林女士忍不住抱怨,她的儿子今年才4岁多,但进医院已不下10次了。林女士说,儿子小时候一感冒,家人就都很紧张,赶紧送到医院打点滴。久而久之,就形成依赖。

爆满的输液大厅

输液两天不见好 原来只是蛔虫病

两年前的一天,家住市区的陈小姐突然腹痛难忍,忙赶到市区一家大医院急诊科。陈小姐说,医生只是摁了摁她的肚子,没有再做什么检查,就说她得了肠胃炎,让她打点滴。不料,一连吊了两天瓶,陈小姐发现病情一直没有缓解。于是,她又到另一家大医院求医,医生在简单检查后就说,陈小姐的肚子里长了蛔虫,开了一些药让她回家吃。结果,陈小姐只吃了一次药,肚子就不疼了,“在第一家医院花了300块,也没治好腹痛。第二家只拿了几块钱的药,一下就治好了”。

陈小姐说,去年7月,她10个月大的女儿得了幼儿急疹,一直高烧不退。起初,通过网上查询,陈小姐和家人怀疑孩子要长疹子,因此只给她吃退烧药。之后,但为了安全起见,他们还是将孩子送到了医院,“医生检查后说,孩子得了炎症,还比较严重,需要住院治疗”。

在输液两天后,陈女士的女儿仍然时不时发高烧,不久就长出了疹子。陈小姐说,直到此时,医生仍说小孩“急性上呼吸道感染,合并肠胃炎”,并让孩子又吊了一天瓶。次日,在陈小姐和家长的坚持下,孩子病愈出院了。“幼儿急疹是很常见的病,难道医生在第一时间检查不出吗?”陈小姐至今仍愤愤不平。

感冒输液未好转 “老输液”放弃了

“我一年至少要打一次点滴,都是因为感冒。”市民小戴和大多数人一样,都认为打点滴感冒就会好得快一些,少受点罪。有时低烧、喉咙痛他都会去吊上一瓶。但不久前的一次输液,让他彻底“醒悟了”。

“就在上周,我感冒了,烧到快38℃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,喉咙痛,头也痛,实在受不了,我就去诊所让那医生给我来一针。”小戴说,当晚医生给他打了4瓶药水,折腾到凌晨,不但没退烧,还让本不舒服的他更加疲惫不堪。

回家后,小戴索性不再去打点滴,自己做一些物理退烧,多喝水,做些事转移下注意力。3天左右,烧退了人也精神了。小戴说,以前感冒都懒得吃药,拖了一两天后,就感觉严重了,全身不舒服。打点滴像是一种心理安慰,其实现在想想,打点滴也是要好几天才会好,而且感冒好了后还感觉全身酸软无力,“以后能不打还是不要打了”。

输液大厅人满为患 有小孩已连输8天

23日上午8时20分左右,泉州市儿童医院。此时医院输液大厅已十分热闹,几十名家长抱着正在输液的小孩,或站或坐,小孩的哭叫声,家长的安抚声响成一片。到了10时左右,输液大厅已人满为患,不少人只能抱着孩子在室外输液。

输液的小孩中,大的六七岁,小的才出生两个多月。由于一些孩子还小,输液时都把针头扎在头上,看着让人心疼。记者在走访中得知,输液的小孩中,很多已连续输液2天以上。而连续输液最久的,当属市民陈先生的女儿,患有肺炎的她已连续输液8天,她两手手掌上满是针孔,留下一片淤青,最后护士只好将针头移到她的头上。

这些小孩都是因为什么病而输液的呢?记者随机采访了十几名家长,大多数输液的小孩是因为感冒高烧到38.5℃以上的,也有部分小孩感冒还伴有肺炎、气管炎等,还有的则是腹泻脱水。

“不需要输液”的疾病 75%的人输过

53种“不需要输液”的疾病,有多少人是通过输液治疗的呢?昨日,记者随机采访了20名市民,其中通过输液治疗的就有15人,只有5人选择吃药或者自愈。

“虽然体温只有38℃左右,但浑身难受,喉咙痛、流眼泪,单位又不能请假,没办法就去诊所打点滴了,感觉会好得快一些。”市民钟女士说。

“感冒初期不想吃药,拖两三天身体就很难受了,打点滴少受点罪。”市民戴先生说。

“扁桃体经常发炎,医生说没打点滴好不了,所以每次发作就去打个两三天点滴。”市民龚女士表示。

输液的15人中,因普通感冒输液的就占了9人。其他6人,有的是因轻症体表感染(无发热,血象正常)输液,有的是因原发性痛经输液,还有的是因扁桃体发炎而输液。他们选择输液治疗,要么是医生建议,要么是患者自己认为输液好得快而主动要求。

“听说老是输液对身体不好,但是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,不输液病要拖很久。”钟女士说出了“老输液”们的心声。

53种病不需输液 医生怎么看

在现实中,一些市民患上这些疾病还是会选择输液。

由病毒引起的普通感冒,压根不用打点滴;若非急性发作,慢性盆腔炎也不需要输液;儿童病毒性上呼吸道感染,连药都不一定要吃……

对于安徽省卫计委规定的“53种不需要输液”的疾病清单,泉州的医生怎么看?连日来,早报记者邀请了泉州市各大医院的一些医生进行解读。大多数医生认为,这53种疾病的确不需要输液,但由于患者病情的轻重程度、个人体质不同,有没有合并症等,都需要临床医生综合考虑才能作出决定。

现实的尴尬是,往往一些市民患上这些疾病时,最终还是选择了输液。

病毒引起的感冒 都不需要打点滴

内科(24种):包括普通感冒,病毒性咽喉炎,体温38℃以下的急性气管支气管炎,无水、电解质紊乱的非感染性腹泻,轻度结肠炎,无并发症的消化性溃疡,急性膀胱炎等。

解读:泉州市第一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庄锡彬说,普通感冒都是病毒引起的,一般比较轻,根本需要打点滴。只有流感比较重时才需要输液,普通感冒只要对症吃药即可。在安徽省卫计委这份“清单”中的呼吸系统疾病,基本不用静脉输液。

“普通感冒多是由腺病毒、鼻病毒、呼吸道合胞病毒等病原体感染,主要表现就是打喷嚏、流鼻涕等,发热通常低于39℃,通常几天就可以好,甚至不需要吃药,更不用输液。”庄锡彬说,为治感冒输入静脉的药物如葡萄糖、盐,从饮食中就可摄取,只要能进食就没必要输液。

不过,庄锡彬也提醒,如果感冒时间长,合并发高烧,可能存在合并细菌、病毒双重感染,医生可能需要联合使用抗生素加抗病毒药物进行治疗。但也可以口服,没必要静脉注射。

此外有医生表示,有“炎症”的病中只有由细菌引起,用敏感抗生素才有效,而由病毒引起或由物理、化学因素的刺激所致的炎症,一般不需要使用抗生素。

一类切口较干净 一般不用抗生素

外科(18种):包括体表肿块切除术后,轻症体表感染(无发热,血象正常),轻度软组织挫伤,老年性骨关节炎,慢性膀胱炎,慢性前列腺炎,前列腺增生,无合并症的肾结石,急性鼻炎、各类慢性鼻-鼻窦炎、过敏性鼻炎、急性鼻窦炎无并发症者,急性单纯性咽炎、慢性咽炎、急性单纯性扁桃体炎,急性喉炎(重症除外)、慢性喉炎,急慢性外耳道炎、急慢性中耳炎无并发症者、外耳道湿疹、鼓膜炎等。

解读:“不管手术大小,一般在做完手术后,多数患者或家属会问‘要不要打消炎药’。”福建医科大学附属二院普外科主任周志平说,实际上80%的病人不需要输液,不需使用抗生素。例如体表肿块切除术后,一般不会对患者的身体造成很大感染,这样的切口属于一类切口,是比较干净的,根据国家有关规定也不使用抗生素。

不过,患者是否需要输液、使用抗生素,也不能一概而论。“人的个体性差异很大,主要还是根据临床指征来判断。”周志平说,以体表挫伤感染发炎来看,有些人可以不吃药,但有些人抵抗力差,可能会出现全身严重性感染,出现高热,这时就要输液,使用抗生素。

盆腔炎急性发作 才有需要打点滴

妇科(7种):慢性盆腔炎,慢性子宫颈炎,无症状的子宫肌瘤,前庭大腺囊肿,阴道炎、外阴炎,原发性痛经,不合并贫血月经不调。

解读:解放军180医院妇产科主任卢昆林说,这七种疾病不属于急性感染疾病,一般不需要打点滴。不过,以慢性盆腔炎为例,患者一旦出现急性发作,有发烧、腹痛时,不使用抗生素,症状得不到缓解,“不过慢性盆腔炎大多没有明显症状,不需要使用抗生素,用中药或中成药调理即可”。

另外,以常见的阴道炎为例,如果不是有明显细菌感染,通常都不会使用抗生素,只需外部局部用药。正常的阴道内有多种菌群,相互可以抑制,从而维持酸碱度平衡,保持健康。一旦体内注射入抗生素,就会破坏菌群平衡,容易让外来致病菌大肆繁殖,反而容易引发阴道炎症。

有专家表示,临床上妇科疾病若确实需要用抗生素,加上情况复杂,通常会去做细菌培养,看看对哪种抗生素比较敏感,再去使用,效果更好。

病毒性呼吸道感染 连药都不一定要吃

儿科(4种):上呼吸道感染,病程3天以内,体温38℃以下,精神状态好;小儿腹泻病,轻度脱水可以口服补液者;毛细支气管炎,轻度喘息者;手足口病或疱疹性咽峡炎,无发热、精神状态好,血象不高者。

解读:福建医科大学附属二院儿科主任汪勇芬表示,这4种病确实可以不用输液。就拿儿童上呼吸道感染来说,上呼吸道感染可分为病毒性感染和细菌性感染两类,呼吸道的感染以病毒性为主,此类感染症状发生快,前面两三天发热等症状都会比较重,患者多喝水,保持一个良好的环境,再做一些简单的物理降温,两三天时间体温就会降下来,甚至有的连药都不一定要吃,都会自己好。所以,80%以上的上呼吸道感染患者是不需要输液的。

然而,是病毒性感染还是细菌性感染,患者及其家属多数时候是不懂的,但大多数患者及其家属会认为输液病情会好得比较快,于是主动要求输液。“门诊时常会遇到这样的情况,就是病患或者病患家属自己要求输液,你不给他输液,他还要你保证他没事,谁敢保证他没事。”汪勇芬说,保险起见,医生也会给病人输液,这就造成了“输液过度”。

“其实,如果是病毒性感染,输液并不会让它好得快,抗感染需要一个过程,38℃是肌体内自身调节抗感染最强的时候,那时候并不太主张把体温硬压下来。”当然,事无绝对,上呼吸道感染也有可能演变成肺炎,但在上呼吸道感染的初期,通常不需要输液。

汪勇芬提醒,如果发高烧超过一周,且白细胞总数高,体温一直降下不来这就可能是合并细菌感染,就要考虑输液。小儿腹泻,轻度脱水可以不用输液,但若出现反复呕吐,小便又少,皮肤比较干燥,嘴巴老觉得口渴等中度脱水症状,就要输液补水。

盲目的输液会给身体带来伤害吗?汪勇芬说,如果药物对症,一般是不会对身体有伤害,但上呼吸道感染输液中,有些医生可能会加入抗生素,导致抗生素滥用,增强病菌的耐药性,还可能干扰人体的正常防御功能。久而久之,就会形成难以控制的恶性循环,降低人体自身的免疫能力。

医患互信 才能戒掉“输液成瘾”

医患之间的信任缺失导致一些家长无所适从,甚至婴儿患上点小毛病就打起了点滴。

今年5月14日,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的报告显示,2013年全国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网络收到《药品不良反应/事件报告表》131.7万份,其中新的和严重药品不良反应/事件报告29.1万份。其中按药品剂型统计,注射剂占58.7%,远远高于口服制剂的37.3%。尤其在抗感染药物不良反应/事件报告中,注射剂更占到74.3%,比总体报告中的比例高出14.5个百分点。

对于静脉输液泛滥带来的“过度医疗”,随着普通民众认识的提高,一些地方卫生部门开始着手治理,政策也越来越严格。泉州市儿童医院副院长林志斌认为,有些政策的出发点是好的,的确有利于规范抗菌类药物的使用,但不能用行政命令“一刀切”,作为指导意见或许会更好。对于广大患者来说,若想摆脱“输液依赖”,也离不开医患互信。

新规出发点好 “一刀切”让医生为难

安徽省卫计委公布53种不需要输液疾病清单的同时,要求医疗机构严格遵循世界卫生组织提倡的“能口服就不注射,能肌肉注射就不静脉注射”的用药原则,只有在患者出现吞咽困难、严重吸收障碍(如呕吐、严重腹泻等),以及病情危重、药物在组织中宜达到高浓度才能紧急处理这3种情况下,才使用静脉输液。

林志斌说,从安徽省卫计委出台的新规来看,出发点是好的,“例如清单中的4种儿科疾病,我们一般也不建议输液,不使用抗菌类药物”。林志斌的担忧是,同样一种疾病,由于医生水平、医疗技术发展的阶段不同,可能会出现不同的诊断结果,一些病需不需要输液,很难划定界线。同时,对于一些“不需要输液”疾病清单中的患者提出的输液要求,如果医生按规定拒绝输液,一旦出现医疗事故,在责任划分方面会对医生很不利,“当地政府出台这样的政策,就应该给医生一个保障,不然医生会有很大的心理负担”。

林志斌认为,类似安徽省出台的这种“行政命令”,不应该“一刀切”让医生按规定执行,而应作为指导意见,提出是“慎用”或“不建议使用”。

药物直输血液 不良反应发生率高

为何提倡口服优先,减少输液?去年12月10日,国家卫计委等部门联合制定的“合理用药”十大核心信息中对此作了比较,输液的优点在于见效快,主要用于危重病人或特殊病人的治疗;缺点在于将药物直接输入血液,不良反应的发生率和严重程度要高于其他给药途径,严重者可导致休克,甚至危及生命。

林志斌表示,相比输液,口服药物经过胃肠道以及肝脏,身体会有一个过滤,将有毒物质分解,使很多细菌被破坏,再输送到全身,因此相对安全。在胃肠道里,有胃酸、肠液,有各种消化酶,不仅使食物消化成小分子,也能使一些有毒的物质分解,使很多细菌被破坏。在吸收入血之后,还要通过肝脏,才能分布到全身。人们早已知道,肝脏是人体内的一个解毒器官。一旦误吃了毒物,由于吸收有一时间过程,及时发现还可补救,即用灌肠、致吐等方式,让毒物排出体外。

频繁使用抗生素 耐药性危及生命

在输液被过度使用的背后,也伴随着抗生素的滥用。有专家表示,输液是抗生素给药的一种主要方式,输液的药物中有六成以上是抗生素药物。由细菌感染的疾病,使用抗生素才有效,但实际上尤其在门诊,大部分疾病都是因为病毒造成,不需使用抗生素。即使要使用抗生素,也应遵循由低向高的服用规则,能口服就不要注射。

频繁使用、不合理使用抗生素,导致最严重的后果就是耐药性。林志斌指出,抗生素用得越多产生耐药性的可能就越大,直接后果就是某种抗生素对治疗感染疾病不再有效。今年4月30日,世卫组织首次报告全球的抗菌素耐药情况,指出抗生素耐药性已对公共卫生构成重大威胁。报告举例,上世纪80年代投入使用的治疗尿路感染的抗菌药物,目前在许多国家已对半数以上病患失去作用。世卫组织指出,“迈向后抗生素时代,多年来可治疗的常见感染和轻微伤痛可再一次置人于死地”。

林志斌认为,在进行输液前,医务人员要告知患者这种治疗方法的危害和风险,尽量做到“能吃药就不打针,能肌注就不输液”。但由于一些患者在得病后非常紧张,或者想在最短时间内治愈,因此强烈要求医生进行输液。因此,作为患者及家属,应了解医学是一门非常复杂的学科,对医务人员更多信任、给予尊重,增强医患沟通和互信,一起改变输液泛滥的现象。

普通门诊取消输液 已有医院施行

有媒体报道称,在国内已有几家医院取消了普通门诊输液。浙大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是先驱,近几年,宁波市第一医院、江西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、北京航空总医院也传来类似消息。

今年3月16日起,北京航空总医院取消普通门诊静脉输液,并明确规定:门诊医生(除儿科、急诊、麻醉外)不得开具静脉用药处方。据公开资料显示,这是北京第一家取消普通门诊静脉输液的医院。

取消门诊输液这个决定,是著名妇产科专家、航空总医院院长高国兰教授做出的。去年7月,高国兰曾前往美国哈佛大学学习,访问多所美国一流医院,一个很大的感受就是国外很多大医院没有输液室。高国兰认为,取消门诊输液能进一步规范医疗行为、合理施治。

泉州严格规范抗生素的使用

泉州近年来严格规范抗生素的使用,按照去年出台的《2013年泉州市抗菌药物临床应用专项整治活动方案》,明确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责任制,加强抗菌药物购用管理,严格医师抗菌药物处方权限和药师抗菌药物调剂资格管理,完善抗菌药物管理奖惩制度,严肃查处抗菌药物不合理使用情况。

对出现抗菌药物超常处方3次以上且无正当理由的医师提出警告,限制其特殊使用级和限制使用级抗菌药物处方权;限制处方权后,仍出现超常处方且无正当理由的,取消其抗菌药物处方权。药师未按照规定审核抗菌药物处方与用药医嘱,造成严重后果的,或者发现处方不适宜、超常处方等情况未进行干预且无正当理由的,医疗机构应当取消其药物调剂资格。医师处方权和药师药物调剂资格取消后,在6个月内不得恢复。

此外,对存在抗菌药物临床不合理应用问题的医师,各地卫生行政部门或医疗机构还应当视情形,依法依规降级使用、暂停执业、吊销《医师执业证书》等处理;构成犯罪的,依法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其刑事责任。

10倍:根据原卫生部统计,2010年中国平均每人输液8瓶,我国的门诊输液率高达60%至70%,人均抗生素的使用量是国际水平的10倍左右,其中八成左右患者根本不需要使用带有抗生素的药物。

85%:2012年注射引起的不良反应事件占56.7%,其中静脉注射给药占53.5%。在过敏性休克导致患者死亡病例中,85%以上为静脉给药。

六成:输液的药物中有六成以上是抗生素药物。实际上在门诊,大部分疾病都是因为病毒造成,不需使用抗生素。今年4月30日,世卫组织首次报告全球的抗菌素耐药情况,指出抗生素耐药性已对公共卫生构成重大威胁。

相关新闻
相关评论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