直通屏山| 视频| 福建| 时评| 台海| 娱乐| 体育| 国内| 国际| 专题| 网事| 福州| 厦门| 莆田| 泉州| 漳州| 龙岩| 宁德| 南平| 三明
您所在的位置:东南网 > 东南网泉州频道> 泉州民生> 城事要闻 > 正文

南安乐峰:花了8000元滴血认牛 他说只为争口气

2015-11-05 08:12:12 史国亮 来源:东南网  责任编辑:陈小妮   我来说两句
分享到:

东南网11月5日讯(海峡都市报闽南版记者 史国亮 通讯员 林荣生)一夜之间,这头黄色的母牛,成了一块“香饽饽”,不仅两家人为它争得头破血流,还心甘情愿为它的“身世”不惜劳民伤财。2个月前,在南安乐峰派出所里,为了这头母牛的归属,两家人签订协议,以8000元寻求鉴定。

前天,这份备受期待的鉴定报告出来,但母牛的“正主之争”似乎仍未停止,这8000元花得值吗?

是不是? 他说是两年前丢的 他却说是莆田买的

7月9日下午,南安乐峰镇飞云村华溪路口旁的一座山上,怀孕的母牛突然失踪了。

牛主人廖某在山上养了56头牛,每头牛的耳朵上打着铁牌,廖某立即骑着摩托车四处寻找,发现同村的彭某将母牛牵走了。

“难道是自家牛吃了别人的庄稼。”起初廖某满怀歉意。

“这头牛是我家的,2年前就丢了。”彭某说,当天早上他第一次看到了这头牛,立马就认定是自家丢的那头。“你看,这铁索是我买来给穿上的,尼龙绳也是这一条”,彭某越描述,越觉得判定不差,“2013年丢的时候,牛就已经怀孕了”,彭某说,现在家里还有牛的“兄弟姐妹”。

彭某这么一说,廖某立马不答应了,“这头牛是我在2014年从莆田买来的,现在也有孕在身”。

两人各有各的道理,无奈之下,两家人只好来到乐峰派出所里寻个公道。

协调期间,母牛暂由廖某饲养。民警马上联系了介绍廖某买牛的人彭某祝。证实了其确实介绍廖某去莆田买过牛。当月下旬,民警又跑到莆田仙游找了卖牛人老彭。老彭描述,2014年农历正月,他以6500元把这头母牛卖给了廖某。

调查半个多月,民警初步证实牛的确是在莆田购买的,但彭某对此不认可,双方对于牛的真正主人仍然争执不下。

“要不然你们给牛做DNA吧。”派出所民警一直在联系福建及省外的专业兽医鉴定机构,最终联系到了云南昆明现代司法鉴定所,可鉴定费就要8000元。

一听说鉴定费这么贵,两家人又争起来了。

做不做? 一头牛一万多 做鉴定要八千

一头牛满打满算也就是一万多块钱,一次鉴定就要拿出8000块,两家人各有难处和说法。

彭某说,现在拿不出这么多钱,而廖某认为彭某寻牛在先,理应承担鉴定费。

“要么你们双方平分鉴定费,要么你们就把牛卖掉再平分鉴定费”,民警的两个方案也被双方拒绝。8月25日,经过民警多方劝说,彭某同意垫付这笔钱,但希望鉴定牛与他家的牛为“一母所生”。

经过最终协商,如果牛为廖某所有,彭某需要承担鉴定费,反之,派出所承担鉴定费。另外,如果这头牛是彭某的,派出所将对廖某、彭某祝等相关人进行调查。

9月中旬,在派出所的监督下,由兽医采集了两头样本牛的血样,邮至云南鉴定。

鉴定报告前天出炉了,乐峰派出所民警召集两家人来。满怀期待的彭某盼来的鉴定却是,“母牛与彭某家的牛并无同胞关系”,彭某还需要承担8000元的鉴定费。彭某非常郁闷,他曾想要私了,但之所以“下血本”给牛做亲子鉴定,他说就是要证明自己的清白,不是平白无故地认牛。可面对这个结果,彭某的牛劲也上来了,他说要再寻一个鉴定所,重新再做一次鉴定。

□记者手记

这8000元 花得值吗?

值吗?我不禁要问。这牛,没有发票,也没有身份证,但偏偏相貌上却大同小异,若要说明到底算是哪家的,如今,仅有这鉴定结论可以称为依据。

本来就是收入不高的农民却偏偏摊上这一笔不菲的“开支”。即便是出炉个结果,轻者一方折损了钱财,重者却折了这本来的信任。

就像许多网友所说的,这压根就不是一件钱的事,“佛争一炷香,人争一口气。”这情理看似通顺,道理上却是背道而驰。这的确不是钱的事,因为钱买不了信任,买不了彼此和谐。这本来不大不小的事,反而因为越争越气儿冲,因为钱花得越多越僵。

与其说是争口气,我倒觉得更像是搏个嘴硬。这种劳民伤财的面子着实要不得。

相关新闻
相关评论
点击排行